11111
首页 | 新闻中心 | 爱国主义 | 专题活动 | 图片展示 | 奥运风采 | 文学哲理 | 知识卡片 | 国旗故事 | 音乐故事 | 各级卫队 | 站长信箱
南海争端历史回顾
西沙海战
七七事变75年祭
英国声称:中国首次承...
美教官:中国军队有了...
国防部长梁光烈:和平...
武警侦察参谋李江:曾...
查看更多信息
《军事链接》:七七事变寻踪

文章来源:资料室 录入时间:2008-7-11 浏览次数:1336
 





1937年7月7日,在北京城西南的宛平城、卢沟桥,日本侵略者制造了震惊世界的七七事变,中国人民全面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战争由此打响。从1937年至今,七七事变爆发71周年。为记住这个重大的历史事件,让我们一起到当年的战场去寻找历史的记忆。
一、   卢沟桥、宛平城的军事地理位置  
宛平城自古既是军事重镇,城池建于明末。当时,明政府内忧外患,李自成率领的农民起义军日益壮大,大有攻入京师推翻明王朝之势,而后金的军队又屡屡犯境。崇祯十一年(1638年),崇祯皇帝决定在卢沟桥之东建城屯兵,以此扼住北京西南咽喉。
最初,因这座城池是拱卫京师的军事要地,故名拱极城,城内设拱极营,均按兵营规制进行建设。城池很小,只有一东一西两个城门,城内只有一条马路。现在宛平城内临近西门的地方,还留有拱极营旧址。
1928年,宛平县衙署迁到拱极城,城也因此改名为宛平城。
清雍正三年(1725年),雍正皇帝下令自北京城西南的广安门经小井、大井、五里店至卢沟桥、长辛店、良乡修筑一条宽阔的石板路,百姓称这条路为“九省御道”。那时南方的学子进京赶考,外省官吏来京述职、商贾运送货物,皆从卢沟桥沿此路入京,这条路是北京城通往华中地区的一条咽喉要路。
七七事变前,驻丰台的日军就是从大井,经五里店开始了他们的“阴谋演习”。
七七事变中,日军炮轰宛平县衙,将整个县衙轰毁,致使宛平县衙署被迫迁往长辛店。
1987年,为了纪念中国人民反抗日本侵略者的这段历史,在宛平县衙署旧址,建起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二、   七七事变起因  
七七事变前,日军强占了丰台、南口、通州等要地,从三面包围了北平。当时,北平只剩下卢沟桥和宛平城作为城内与华中地区联系的唯一通道。日军为了扩大侵华战争,早已企图占领这个战略要地。
7月7日中午,驻丰台的日本华北驻屯军第1联队第3大队第8中队,从丰台驻地沿大井、五里店,来到卢沟桥以北,永定河东岸回龙庙一带进行军事演习。这一天的演习与往日不同,日军全副武装,荷枪实弹,连平日戴的布帽也换成了钢盔,还在演习地构筑工事。
晚7时30分,日军从距宛平城仅千米的回龙庙、大瓦窑,向宛平城前进。10时40分,在城东北的日军演习方向传来枪声,不一会,几名日本兵跑到宛平城下,声称丢了一名士兵,要求进城搜寻。29军守军当即拒绝,表示日军演习丢失士兵,与我军无关。日军遂向位于桥东的宛平城和卢沟桥发动攻击,挑起了蓄谋已久的卢沟桥事变。
中国守军第29军官兵在日军蛮横无理的挑衅和攻击下,忍无可忍,奋起抗击,打响了全民族抗战的第一枪。

三、   二十九军将士英勇抗击侵略者 
  7月7日卢沟桥战斗打响,8日上午10时稍停。11至12时,日军两次向芦沟桥发炮一百八十余响,芦沟桥车站附近被敌占领。同时敌人又由永定河东岸向西岸进攻。企图强夺芦沟桥。桥西金振中营守军一个排,顽强战斗,全排壮烈殉难。宛平城西门城楼某连长见之,怒火满腔,不待命令,即派兵一排,手持大刀,飞速驰援,一遇日军,举刀就劈,杀得鬼子鬼哭狼嚎。当时《北平时报》登载一篇文章说:“佟副军长善冶军。二十九军纪律严明,勇于作战。而于老百姓则秋毫不犯,佟将军训练之力也。当七七后,军士于烈日下守城,每一队前,置水一桶,用开水以止渴。商民感激欲泣,竞献西瓜,坚却不受。对老百姓恭而有礼,杀敌则勇猛无伦,堪称模范军人。”
  7月12日,《世界日报》以《日贼侵犯宛芦,被我军击退;廿九军之大刀队大杀日贼》为标题,报道二十九军战果如下:
  (一)11日,日军二百多名,进攻大王庙,被宋部大刀队迎头痛击,血肉相搏,此队日军被砍断头颅者三分之一,人心大快。
  (二)日军新开到之援军,昨日图攻南苑(在北平南六公里,为中国空军根据地)。二十九军大刀队急向日军冲锋,相与肉搏,白刃下处,日军头颅即落,遂获大胜,日军向丰台退却。
  (三)日军前锋,昨拟沿铁路桥攻过永定河。华军对河隐伏,不发一枪,迨日军行近,大刀队突起,挥刀大杀,日军头颅随刀而下。后路日军大乱,纷纷溃退,华军即用机关枪扫,日军伤亡无数,两军肉搏,历二小时之久。
当时一首广为传唱的《卢沟桥歌》描述了战斗的惨烈程度,歌中唱道:“卢沟桥,卢沟桥,男儿坟墓在此桥!最后关头已临到,牺牲到底不屈挠。。。。。。”多么悲壮的歌词。听到此首歌,我们会不由得想起另一首古诗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日军在卢沟桥受到29军的顽强抵抗,于是他们开始改变策略,运用缓兵之计,以谈判赢得调兵遣将的时间,由陆路和海上调运重兵到北平地区。
南苑地处北平南郊,是通往北平的必经之路。驻南苑的的中国部队,有29军军部和各直属单位,以及骑兵第9师1个团,第37师炮兵团和1个步兵团,还有一个以学生为主的军事训练团,军医院,共约7000人。
当时佟麟阁将军任29军副军长,兼任军事训练团团长及大学生军训班主任,常驻南苑29军军部,主持全军事务。
7月25日,日军飞机突然轰炸了驻廊坊的中国军队,军长宋哲元任命赵登禹为南苑方面指挥官。  
7月27日,日军轰炸了正在团河集中的中国军队。
7月27日傍晚,佟麟阁与赵登禹商讨南苑防务时说:“日军飞机连续轰炸了廊坊、团何等地,南苑在日本觊觎之中。对南苑的部署宜早不宜迟,以便统一指挥。”
夜,日军开始进攻南苑。宛平、北苑、衙门口、八宝山等地,同时遭到日军疯狂进攻。
28日凌晨,日军统帅香月清司指挥着华北驻屯军步兵旅团和第20师团,在空军配合下,从东、南、北三个方面向南苑发起猛攻,切断了北平与南苑之间的主要道路。
29军的士兵、马匹来不及疏散隐蔽,在飞机大炮的狂轰乱炸中,损失惨重。通讯设备被炸,各部队失去联络,只好各自为战。佟麟阁将军指挥军队奋起抵抗,与日军展开激战,但终是寡不敌众。城里军部命令南苑军队一律撤退进城。
据时任29军军事训练团教育长的张寿龄先生回忆,佟麟阁将军当时率领军事训练团撤退,学员都是18岁左右的年轻人,携带武器不多。在进入时村时,遭遇日军阻击,激战1个多小时,佟将军身上多处负伤,最后不幸牺牲。
在佟麟阁与日军展开激战的同时,赵登禹也亲自上阵,他挥舞大刀,跃出战壕,率将士杀入敌群,豪气惊天,杀声动地。赵登禹身先士卒,众官兵士气倍增,一鼓作气,退敌一里多地。日军死伤不计其数。
然而南苑一带地势平坦,易攻难守,赵登禹部伤亡惨重。
赵登禹在接到撤退的命令后,部队且战且退。行至大红门御河桥时,遭日军伏击,赵登禹身中5弹。士兵为他包扎后,他仍指挥突围。杀至大红门附近黄亭子时,他胸部又中弹.弥留之际,他对满脸泪水的传令兵说:“军人战死沙场原是本分,不必悲伤,你回去转告我的老母,忠孝不能两全,他老人家的儿子为国捐躯了,也算对得起祖宗。” 
7月28日下午4时,南苑陷落。29军5000余人牺牲在南苑战场。宋哲元将北平军政事务交给张自忠代理,他率领29军从北平撤出。随即,日军进入北平,北平陷落。
佟麟阁和赵登禹是抗日战争期间,最早牺牲的中国军队高级将领。

四、   29军大刀队前传 
二十九军是由原冯玉祥将军的西北军改编而成,素有爱国爱民的传统。但因非蒋介石之嫡系,备受歧视,粮饷装备严重不足。处此国难当头,二十九军官兵上下决心恪尽军人天职,坚决反对日本帝国主义,挽救国家民族危亡。据此,军长宋哲元提出“枪口不对内”的口号,积极准备抗日,保卫国土。在二十九军高级将领会议上,军、师长们认真研究了如何训练部队,弥补装备不足的问题,提出了建立大刀队的想法。他们认为,日军是中华民族的大敌,应以“明耻教战”教育士兵,使全体官兵牢固树立杀敌制胜的信念,此为抗战取胜的根本;装备方面,则可以自造大刀,弥补不足。西北军一贯有三大件(即单杠上的倒立、打车轮、摇动转回)的训练,素质好,体力强,不少官兵还会拳术、刀剑,可以召集他们研究自造大刀。山西生产钢铁,就地取材,造价低廉,在日军装备优良的情况下,可利用近战、夜战的战术,发挥大刀威力,必能克敌制胜。
为了提高官兵使用大刀的技能,副军长佟麟阁将军亲赴北平聘请李尧臣先生来军担任武术教官,李尧臣深为二十九军抗日救国的精神所感动,慨然允诺同往山西相助。
李尧臣是河北省冀县李家庄人,当时为了防身保家,自幼随庄里拳师学太祖拳,终日苦练。18岁时,拜神拳宋老迈之侄宋彩臣为师。宋彩臣尽得宋老迈真传。先教李尧臣练三皇炮锤拳,后练六合刀、追魂剑等十八般兵刃,后来李又学使暗器,练轻功,能飞檐走壁,蹿房越脊,工夫过硬,在社会上颇有名声。
李尧巨来到二十九军后,根据大刀的特点,结合中国传统的六合刀法,创编一套“无极刀法”。这种刀法,既可以当刀劈,又可作剑刺,简单易学,实用性强,军部先由各部队抽选骨干,组成大刀队,以简元杰为队长,由李尧臣直接传授刀法,再由他们传给全军官兵。
几个月后,大刀队就开始将练熟的无极刀法教给全体官兵。佟麟阁将军还同李尧臣教官轮流到各部队视察,示范,大刀增强了将士们的白刃战本领。
1933年2月,日军进犯热河,东北军汤玉麟连失承德等地,日军直驱长城。二十九军奉军事委员会北平分会的命令,开赴长城御敌。当该部到达长城指定阵地立足未稳时,不意3月9日汤玉麟部又弃守喜峰口。情况异常危急,军部急令三十七师师长冯治安率领赵登禹、王治邦两旅赶往喜峰口,立即投入战斗,在黑夜中夺得喜峰口两侧高地,把敌人压住。10日晨,赵、王两旅分由左右两翼加强兵力,用大刀、手榴弹与日军白刃肉搏,激战至11日拂晓,敌人又增加兵力发起攻击,企图夺回山头。两旅官兵潜伏不动,待敌人进至百米以内,突然出击,敌不得逞,又以飞机大炮乱轰乱炸,双方死伤惨重。赵登禹旅长亦负伤。当晚宋哲元军长变更战斗部署,以王治邦旅坚守阵地,三十八师(师长张自忠)、佟泽光旅攻敌左侧背,而以赵登禹旅由右侧绕攻敌后。赵登禹裹伤再战,亲率特务营并指挥王、董两团,冒风顶雪,夜出潘家口,在拂晓前到达敌特种兵宿营地区。这时日军尚在梦中。赵登禹指挥官兵手持大刀砍杀,全歼日军,虏获甚众,敌炮兵大佐亦被斩首。3旅的官兵密切配合,大获全胜,夺回喜峰口。
喜峰口夜袭战的胜利,使赵登禹和他的大刀队名声大振,路人皆知。当时的政府为表彰赵登禹的奇功,给他颁发了最高勋章,并将一0九旅扩编为一三二师,重新“升”其为师长,授中将衔。(注:在1930年爆发的中原大战中,冯玉祥的西北军失败,被张学良改编为第二十九军,赵登禹的二十五师被缩编为一○九旅,他也由师长被“缩”为旅长。)
喜峰口之战后,日军将领连连哀叹,此役丧尽“皇军的名誉”。日军在退回承德后,追悼阵亡将士时宣称,这是日本军侵华以来,“前所未有的耻辱”。日本一家报纸评论说:“明治大帝造兵以来,皇军名誉尽丧于喜峰口外,而遭受六十年来未有之侮辱。”曾几何时,日军自侵占东北以后,所遇抵抗轻微,夜间都是脱衣而睡,警备松懈,嚣张狂妄至极。唯经此次打击之后,日军人人都和衣持抢睡觉,甚至还有人晚上都戴着钢盔,以防被砍头。
这次战斗开创了大刀队夜袭日军的先例,沉重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自“九•一八”以来,久受丧师失地打击的国人为之大振。何香凝先生一连作了好几首诗颂扬二十九军的战绩,其中有《大刀赞》,说:“大巧若拙用大刀,大新若旧国术高。伏如猛虎进如猱,十步以内敌休逃。”
二十九军大刀队在长城抗战中首显神威,令日军闻风丧胆。从此二十九军以“抗日英雄部队”闻名中外。

37七七事变29军在卢沟桥打响了8年抗战第一枪。大刀队又屡建奇功,试举一例:守在宛平城楼上的某连长眼见卢沟桥西岸的守军在与进犯的日军浴血肉搏中全部阵亡,大怒,不等上级指令便急令一排前去为弟兄们报仇。

早就憋着满腔怒火的一排将士放下步枪子弹,仅携手榴弹与大刀扑入敌群,刀光血影,声震四野,全歼敌人。其中19岁士兵陈永一人就砍杀13个鬼子,并活捉一个魂飞魄散跪地求饶的俘虏。

二十九军大刀队的英雄事迹传遍祖国各地,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军民的抗日热情,更深深地震撼了在上海投入抗日救亡运动、当时年仅23岁的麦新。他眼前出现了一幕幕大刀队挥舞大刀与鬼子拼杀的壮烈场面。这位年轻作曲家心潮澎湃,热血沸腾,突发灵感,产生创作冲动,一首《大刀进行曲》就此诞生。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二十九军的弟兄们,抗战的一天来到了,抗战的一天来到了!前面有东北的义勇军,后面有全国的老百姓,咱们二十九军不是孤军。看准那敌人,把它消灭!把它消灭!冲啊!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杀!”这就是《大刀进行曲》,它的副题为——献给二十九军的大刀队。
  随着抗日战争的全面展开,《大刀进行曲》中“二十九军的弟兄们”改成了“全国武装的弟兄们”。“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成了一个民族在危亡中发出的呐喊。

图1 为驻守北平宛平城的中国军队奔赴卢沟桥抵抗日军。
  2 29军大刀队在训练



 

Copyright © 2007 北京天安门国旗护卫队 All right reserved . Email: aina_li@sina.com
查看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