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
首页 | 新闻中心 | 爱国主义 | 专题活动 | 图片展示 | 奥运风采 | 文学哲理 | 知识卡片 | 国旗故事 | 音乐故事 | 各级卫队 | 站长信箱
我辈绝不可忘却的过去
党费
长征故事:长征中的巾...
长征故事:草地夜行
红军长征故事:红军鞋
红军长征故事:丰碑
红军长征故事:七根火柴
查看更多信息
大庆的故事

文章来源:编辑部 录入时间:2009-1-21 浏览次数:1595
 
    在20世纪60年代,“大庆”这个名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大庆”和一个民族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紧紧相连。那时候,有人要卡中国的脖子,断绝向中国提供石油。于是,在北京的大马路上,你就看见在行驶的汽车背上,都背上了一个大气包——工业还不发达的中国,只能用这种办法来解决能源问题。60年代初,又碰上三年自然灾害,对于年轻的共和国来说,真是雪上加霜呀!
    而“大庆”,为中国人争了口气,不但打出石油,让中国的汽车不再背负“气囊”行驶,而且弘扬了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精神,“大庆精神”、“铁人精神”成为那个时代的一种标志。
    1959年9月26日,松基三井(松辽盆地第三号基准井)喷出工业油流,正值国庆十周年大庆,黑龙江省委第一书记欧阳钦欣然提议,把油井所在的大同镇改为大庆镇。以后石油部决定将油田命名为大庆油田。1960年5月26日,油田所在的黑龙江省安达县撤县设市。1979年12月14日,安达市更名为大庆市。1983年9月30日,大庆市与大庆石油管理局分离。从此地企同处一城,共同建设着这座美丽的北方高科技现代化城市
                            辉 煌 历 史
    一部艰难创业史,百万翻天覆地人。大庆油田是伴随着共和国的成长而发展起来的。
    40多个春秋,尽管在历史长河中只是短暂一瞬,但却令人震撼。大庆油田的开发建设,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国石油工业面貌,促进了中国石油工业的全面发展。
    大庆油田的发现
    大庆油田原来是一片荒原。1955年,国家对包括大庆地区在内的松辽盆地进行石油地质普查。1958年3月初,按照邓小平石油勘探战略重点东移的指示,松辽盆地石油勘探工作全面展开,在最大的中央凹陷区钻了松基1井和松基2井,取得重要成果。1959年9月26日,位于大同镇附近的"松基3井"(松辽盆地第三口基准井)喷出具有工业价值的油流,经过试采,产油稳定可靠,能够较长期保持稳定,标志着大庆油田的诞生。当时正值建国10周年大庆前夕因此把新发现的油田取名为"大庆油田"。从1958年7月在松辽盆地打第一口基准井(松基1井)开始,到发现大庆油田,只有一年零两个月,这是中国油气勘探史上最成功的一个范例。1997年,在全国科学大会上,"松基3井"的发现被评为国家特等奖。大庆油田的发现一举扭转了中国石油工业的被动局面,加速了中国石油工业的发展进程。
    大庆石油会战
    为了全面开发建设大庆油田首先必须迅速探明大庆油田储量和进行石油开采试验。为此,从1960年初开始,在松辽盆地开展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石油会战。大庆石油会战是在比较困难的时期、比较困难的地区、比较困难的条件下开始的,并在战胜各种困难中取得了胜利。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对中国实行经济封锁,前苏联撤走专家、撕毁合同。很明显,依靠外援这条路走不通。当时国家由于实行"大跃进"经济政策造成的失误,以及连续三年自然灾害,使国民经济陷入困境,拿不出足够的资金开发大庆油田。而且大庆油田地处东北,冬季严寒,夏季沼泽, 吃住都成问题,自然环境恶劣。为此,石油部决定集中优势兵力,以打"歼灭战"的形式,组织石油会战。这一重大举措,立即得到党中央的批准和支持。1960年2月20日中共中央批准了石油部《关于东北松辽地区石油勘探情况和今后工作部署问题的报告》。2月22日,中共中央作出了"从当年退伍兵中动员3万人交给石油部参加开发大庆地区新油田工作"的决定。不久,中央军委又决定给大庆分配3000名转业军官。1960年3月,一万多名由新疆、玉门、四川、青海等老油田来的石油职工和三万多名解放军转业官兵及大专院校学生,从祖国的四面八方云集大庆,国务院各部门和黑龙江省支援石油会战的干部工人也陆续到达大庆石油地区揭开了气壮山河的大庆石油会战的篇章。
    大庆石油会战初期,遇到了生产不配套、生活条件差的矛盾和困难。面对这些矛盾和困难,是迎着困难前进,还是畏难不前?4月10日,会战领导小组作出了《关于学习毛泽东同志所著〈实践论〉和〈矛盾论〉的决定》。通过学习讨论,分析会战的形势、任务和矛盾,统一了人们的思想,广大石油会战职工认识到:这困难那困难,国家缺油是最大的困难;只有把大油田快速拿下来,其他困难才能得到解决。4月29日大庆石油会战万人誓师大会在萨尔图草原上召开。"铁人"王进喜代表五万多名石油会战职工吼出了"宁肯少活二十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的钢铁誓言。一场千军万马战大庆的艰苦创业历史,从这一天开始谱写了。后来人们把这里称作"万人广场"(广场旧址现为二十三中校园)。
  石油会战职工夏季站在没膝深的雨水中施工,严冬在零下三十多度的野外坚持生产。在生活条件极其艰苦的情况下,"天当房屋地当床,棉衣当被草当墙,五两三餐保会战,为国夺油心欢畅"。通过大规模的油田勘探迅速探明了一个面积达860多平方千米、储量达22.6亿吨的特大油田打破了陆相沉积贫油的观点。与国外同类油田相比,美国拿下东德克萨斯油田用了9年,前苏联拿下罗马什金油田用了3年,而大庆油田从第一口井喷油到1960年底探明大庆长垣面积只用了一年零三个月,"高速度、高水平"拿下了大庆油田。
  按照"边勘探、边开发、边建设"的方针,在全面勘探的同时,又开展了油田开发试验工作。油田规模不断扩大,原油产量不断上升。1960年6月1日,大庆油田首车原油外运。1960年底,生产原油97万吨,缓解了国家缺油的局面解决了会战资金不足的困难。到1963年底,原油年生产能力达到500万吨,生产原油4393万吨,占全国原油总产量的66%以上,为中国石油自给奠定了坚实的基础。1963年12月3日,周恩来总理在全国人大二届四次会议上向全世界庄严宣告:由于大庆油田的发现和建成,中国需要的石油已经基本自给,中国人民依靠"洋油"的时代即将一去不复返了!
    大庆石油人在党中央毛主席的亲切关怀和全国人民的大力支持下,以"两论"(毛泽东的《实践论》和《矛盾论》)为指导,以"铁人"王进喜为榜样,凭着"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宁肯少活二十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的英雄气概,战胜了各种难以想象的困难。通过三年的石油会战在一片荒原上建起了一个世界级的大油田,把"贫油"的帽子甩进了太平洋,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国石油工业的落后面貌成为中国石油工业发展史上一个重要里程碑。中国石油工业从此走进了历史的新纪元。大庆石油会战不仅创造了巨大的物质财富,而且涌现出了以"铁人"王进喜为代表的一大批英雄模范人物,形成了大庆会战优良传统,培育了震撼民魂的大庆精神、铁人精神。
    油田高速上产
    从1964年到1966年是大庆油田全面发展的三年。到1966年底,大庆油田原油年生产能力达到1300万吨,原油产量达到1060万吨。然而就在大庆油田全面发展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文化大革命"使大庆油田的开发建设遭到了严重的破坏,整个油田生产出现了"两降一升"(油层压力下降、油井产量下降、含水率上升)的恶化局面。"铁人"王进喜带着大庆石油工人的嘱托,于1970年初来到北京汇报大庆油田的生产情况。周总理了解情况后,作了"大庆要恢复‘两论’起家基本功"的批示。大庆石油人按照这一指示,以"不干,半点马列主义都没有"的责任感,排除干扰,克服困难,使原油产量持续增长,支撑着濒于崩溃边缘的国民经济。1969年大庆原油产量1580万吨,1970年突破2000万吨。1973年3月26日,喇嘛甸油田开发会战开始,到1974年底胜利结束,1974年生产原油644.3万吨,1975年生产原油1099.2万吨,1976年喇嘛甸油田生产原油达到1300万吨。由于成功地对老油田进行了全面调整并加快新油田的勘探开发,到1976年,大庆油田年产原油突破5000万吨,撑起了中国石油工业的半壁江山,成为全国石油年产量过亿吨的重要支柱。 1978年,全国原油年产量首次突破亿吨大关,中国成为当时世界上第八个产油大国。
油田高产稳产
    从1976年开始,大庆油田拉开了年产原油5000万吨稳产十年的序幕。大庆油田稳产的前五年是油田的青春时期,从加强注水保持和恢复油层压力、进行调整挖潜弥补油田产量递减、技产部分新井和新油田等几个方面入手,顺利地完成了前五年的稳产任务。但是,到了1980年底,油田含水达到59.7%,进入高含水采油期。依靠开发中低渗透层、自喷井转抽油机和潜油泵等技术进步,大庆油田从1981年到1985年共增产原油6107万吨,确保大庆油田实现了5000万吨稳产十年的奋斗目标。
  年产原油5000万吨稳产再十年。1986年到1990年,通过在老区打调整加密井、在新区打开发井开发新油田、开采"表外油层"等措施,为5000万吨稳产增加了新的后备储量。到1990年底,油井含水控制在78.9%,年生产原油5562万吨,实现了连续稳产15个年头。从1991年开始,大庆油田实施"稳油控水"系统工程,保证了高含水后期的原油稳产。到1995年,大庆油田原油产量稳中有升,达到5600万吨,使大庆油田实现了原油连续稳产20年的奋斗目标。截止到2002年底,大庆油田年产原油5000万吨以上,已连续高产稳产27年,创造了世界同类油田开发史上的奇迹。有资料表明,在国外同类油田开发史上,稳产期最长的仅为11年。
    努力实现可持续发展
    党中央一直关注着大庆油田的可持续发展问题。石油是不可再生资源,如何保持油田的可持续发展,是当今大庆石油人必须迫切解决的现实问题。1990年2月,江泽民同志视察大庆,提出了大庆油田要"未雨绸缪,考虑未来的发展问题。"1995年,江泽民同志又为大庆油田题词"发扬大庆精神,搞好二次创业",1996年,胡锦涛同志要求:"珍惜大庆光荣史,再创大庆新辉煌",为我们指明了前进的方向。
  1999年11月1日,按照国务院关于国企改革的重大部署,根据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的统一安排,大庆油田实施重组,大庆石油管理局正式分开分立为两大企业一一大庆石油管理局与大庆油田有限责任公司。大庆石油管理局从事勘探、钻井、基建、供排水、发供电、精细化工、机械制造、物业管理、文教卫生等业务。大庆油田有限责任公司从事油气生产等业务。从此,大庆油田开始踏上实质意义的二次创业之路。
  大庆石油管理局作为未上市企业,坚持"发扬大庆精神,搞好二次创业,实现持续发展,再铸企业辉煌","立足油田一流服务,面向市场二次创业"的工作方针以石油工程技术服务为主营业务,积极发展天然气化工,加快接续产业发展大力实施外拓市场战略,加快"走出去"步伐,实现企业的持续发展。
  如今,从确保国家石油战略安全、确保大庆长久繁荣的大局出发,按照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持续有效较快协调发展"的方针,大庆油田积极落实科学发展观,推进发展,构建和谐;坚持"发展共谋、责任共担、稳定共抓、环境共建",创建百年油田,搞好二次创业,为实现大庆油田的整体协调发展、保持长久繁荣努力奋斗。

                             “铁 人”的 故 事
    波澜壮阔的大庆石油会战是大庆精神、铁人精神形成的丰厚沃土。以铁人王进喜为代表的大庆石油职工怀着为国争光、为民族争气的雄心壮志,以"宁肯少活二十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的豪迈气概,头顶青天,脚踏荒原,克服困难,艰苦鏖战,高速度、高水平地拿下了大油田。在这个过程中,老一辈石油人创造并留下了一系列先进思想、优良作风和成功经验。这些宝贵的精神和传统经过大庆油田开发建设实践的洗礼,得以不断丰富并发扬光大。
    王铁人,并不是他的真名,他叫王进喜。大庆石油会战初期,他是一个钻井队的队长,为了早些把石油开采出来,他带领全队工人,吃在井场,睡在井场,一连好几夜没有离开井场。王进喜的房东,一位老大娘,见他几天几夜没回来,一直坚持在井上干活,感动地说:“他真是个铁人哪!”随着他在劳动中不断出现的英雄事迹,石油会战领导机关发出号召,要全体职工学习王铁人。从此,王铁人这个光荣的称号,就深深地刻在了大庆人的心里。
    为中国人民争气。
    王铁人说,他是带着一股子气儿到大庆来的。
    1959年,他从玉门到北京开群英会时,看到汽车背上个包来回跑,问别人:“这是哪国造的?上边装那家伙干什么?”人家说是没有汽油烧的煤气。这话像锥子一样把他刺得生疼。“真急人呀!我们这么大国家没有石油烧还得了!我一个石油工人,眼看没有油,让国家作这大的难,还有脸问!再莫问了!”到人民大会堂开会,他的心也不平静,一到休息,就悄悄躲在一边,心里很别扭……
    六岁就拉着棍子领着双目失明的父亲讨饭的王铁人,从1938年玉门油矿一成立,就被拉去当民夫。干了10来年,没有捞到一套铺盖,盖的是一张烂羊皮,铺的是一摊麦秸;干了10来年,没有上过钻台,没有摸过钻机的刹把。解放后,他成了国家的主人,当了副司钻,在党的培养下,铁人进步很快,不久,当了钻井队队长,入了党,他的队也成了全国著名的标杆队。
    最初,他有单纯的报恩思想,后来越学毛主席著作,越觉得光有报恩思想还不够,世界上还有好多像他母亲那样,被保甲长打了再打的人;还有好多像他父亲那样,受了地主打骂反被判了三年徒刑的人!他想:毛主席说,要把革命进行到底。到底,就是把全世界被压迫的人民都解放出来。
    慢慢地,他成了一个自觉的革命战士了!他爱出新主意,爱搞新改革,爱用废旧的钻头打井,他听不得别人说中国不行,见不得别人说工人有什么办不了的事儿。谁说这种话,他就想和谁“干仗”。
    可是,那时候啊!偏偏有人说中国是个贫油国家。这种论调还满有点历史渊源呢!早在1914年,有个美国佬到中国考察石油就说:中国没有石油。过了六年,一个叫艾•斯达金的美国人又公开说:“中国石油储量极其贫乏。”又过了25年,国民党再请来一个叫芮奇的美国人,他在中国石油储量这个问题上说:“建议他们忘却了吧!”就这样,一直到解放后,我们有些挺不起腰杆的人,也悲观地说:“中国就是个贫油国吧!”铁人一听到这种论调就顶。他说:“我就不信石油就只埋在他们的地下,不埋在我们的地下,依我看,中国好多地方都有油。”他一直相信中国的丰富资源,相信中国工人阶级的力量!
    1959年,他到北京,看到汽车没有油烧煤气,他真的气愤了!他过去也知道中国缺油,但从来没有想到会严重到这么个程度。难道中国在石油上真不行吗?难道就眼看着让帝国主义看我们的笑话吗?
    就在这次群英会期间,他听到了一个消息:发现了一个新油田。他高兴得都跳起来了,他马上向石油部领导上申请到这个新油田来。他说:“帝国主义睁眼胡说我们贫油,今天我们石油工人硬要拿下个大油田给你们看看!”
    回到玉门后,左等右等,调令没下来。转眼,1960年来了!这期间,修正主义和帝国主义勾勾搭搭更加明显了。修正主义帮着帝国主义卡我们的脖子,要我们向他们低头。铁人在回忆到这段时间的情况说:“修正主义想用石油卡我们,想叫我们交出红旗。我们能够这样办吗?绝对不能!我们就要靠毛泽东思想赶快拿下这个新油田!”于是,王铁人又一次向领导申请到新油田来。
    终于,调令下来了。王铁人把东西都交火车托运,身边只带一套毛主席著作,就和32个战友一起动身了。在车上,他就组织大家学习《为人民服务》和《愚公移山》,让大家讨论:为什么参加会战?有的说: “去打井搞油呗!”铁人说:“这话也对,可不完全。我们是去革命!帝国主义和修正主义在石油上卡我们。我们一定要拿下个大油田,甩掉石油工业落后的帽子,为毛主席和全国人民争口气。”
    王铁人就是带着这样一股子气儿到大庆来的!
                           天大困难都要上
    一下车,他们看到了一种十分紧张繁忙的情景:到处堆满了器材,到处挤满了人。人们高声地喊着——湖南话、甘肃话、四川、上海、北京……好像全国各地的人都拥到这个小站上来了;再加上火车的吼叫声,汽车喇叭声,马的嘶鸣声,器材的撞击声……把个小站给搞得热腾腾的。
    王铁人和伙伴们下了车,就奔向他们的目的地——马家窑。到了马家窑一看,一片看不见边的荒原。他仿佛已经看到,在这片荒原下边大片大片的油层。解放前,他挨过地主的棍子,工头的鞭子,从来没有掉过一滴泪。他把眼泪咽在肚里,变成了复仇的力量。而现在,早就梦想的大油田摆在眼前了,他看着看着,流下了眼泪!
    王铁人把身上的破棉袄一撩,眼泪一抹,激动地说:“这儿就是大油海,这儿就是大油田!甩开钻机,敞开干吧!这一下可要把石油落后的帽子扔到太平洋里去了!”他恨不得马上架起钻机,把石油取出来,送到北京,送到上海,送到全国每一个地方去。当天晚上他们在一个村子里,找到一间三堵破墙、四壁透风的马棚,里边堆满了马粪,他们打扫了一下,30几个人挤在里边。背靠背地过了一夜。有几个伙伴实在挤的受不了,抱着一堆草,半夜里摸黑找到一个夹道,倒头就睡。醒来一看,吓!原来睡在一口井边上,地下全是冰。
    一觉醒来,有个别人一点精神也没有了。先是唉声叹气,后来就憋不住了:“这个地方能打出井吗?冰天雪地的,连个锅碗盆杓和住的地方都没有。”铁人感到气味不对。他想:“说这话的人也是好工人呀!来的时候,他几次举起拳头表示要到最艰苦的地方去;在火车上兴奋得唱完一个歌子再接一个歌子,而现在他退缩了。的确,这不是一般的艰苦,这是在新社会成长起来的青年工人根本想像不到的艰苦。但是,不管多艰苦,石油要紧呀!”于是他问指导员:“你当了几十年解放军,打仗时遇到这么多困难怎么办?是上还是退?我没打过仗,我想怎么也不能退。”指导员孙永臣说:“绝对不能退!剩下一个人也要上!”
是的,这次会战,确实是在困难的时候,困难的地方,困难的条件下开始的。上,还是不上?快上,还是慢上?上,无非是多流一些汗,多吃一些苦。不上,国家没油影响国防和建设,帝国主义、修正主义还会利用这个缺口卡我们的脖子,这就成了根本性的困难了。大庆人,在困难面前没有退缩,而是知难而进,“快摆硬上”。他们主动把困难的重担担起来。
    吃罢早饭,大家就立刻繁忙起来了!有人每天到四站打听钻机什么时间到,有的人就平井场,作好打井的准备工作。铁人呢?他按照毛主席关于调查研究的教导,到处访问看守探井的工人和当地农民,了解地层情况。
    后来,钻机到了。吊车不够用,60多吨重的东西,怎么从车上卸下来?怎么安起来?同志们都很着急。就在这时,党支部开了会。铁人说:“没有吊车,咱们有‘宝贝’,照样干!”有人问:“啥宝贝?”铁人说:“大活人!毛主席不是教导咱们人的因素第一吗?大家讨论讨论怎么办?”有人说:“人拉肩扛也要把钻机弄到井场!”铁人说:“对,咱们就是只能干、不能等。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天大的困难都要上。”说干就干,一场紧张的点头开始了。真不愧为老标杆队的作风;30来个人,个个像小老虎一样,争着抬,争着扛,英姿焕发,勇猛异常。工人们抬一趟,铁人就和指导员抬两趟。大家一边抬,一边喊着号子。情绪十分高涨。
    就这样,他们用了一天时间,把钻机从火车上卸下来,又足足用了三天三夜,把40多米的井架和钻机终于矗立在大荒原上了。
                             和时间赛跑
    1960年4月14日早晨,当巍然的井架披上第一片金色霞光的时候,钻台上一片紧张气氛,战斗开始了!
    王铁人披着他那件沾满油污的超级大国羊皮袄,一个箭步跨上钻台,用他那粗壮而有力的手握住冰冷的刹把,一阵轰鸣,开钻了!这时候,他那布满血丝的眼睛里含着微笑,一股热血涌上心头。现在,他觉得手里的刹把不光是个打井的工具,而是改造世界的武器,是向帝国主义和修正主义作斗争的武器!他狠狠地握住刹把,想着高速度、高水平地向地层打下第一个单根。
    但是,开钻了,罐车没有,水管线没安好,到哪里去弄水?钻机没有水,就像人没有血液一样,动弹不得。等待吗?不能等,时间是党的,时间是国家的!谁也没有权利白白浪费。他们主张:没有水,端水也要开钻。
    有人反对,说这简直是瞎胡闹!
    铁人问他:“我们打井怎么是瞎胡闹?
    那人反问铁人:“你看哪个国家是用手端水打井?
    铁人说:“就是我们国家!我们就是尿尿也要打井!
    立刻,大桶、小桶、脸盆、灭火器的外壳,都成了运水的工具。
    刚刚保证了开钻用水,地下又发生了漏层。漏层好像个无底洞,水一进去就被吞干。怎么办呢?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们怎能让这点困难吓倒!大伙说:“漏多少,端多少。”村子里边的井水端干了,他们就跑到一里多地的水塘,砸冰取水。有的人脚冻成了冰疙瘩,有的人手冻得失去了知觉,但是跑得更欢。他们一共端了200来吨水,终于战胜了漏层。
    200吨水!这样大的数字,是用脸盆、水桶这样一些家具一点一点端的啊!这不是在端水,这是在显示中国工人阶级穷干苦干的决心,坚韧不拔的毅力!它显示了中国工人阶级在毛泽东思想武装下,攻无不克、坚无不摧的力量!
    第一口井只用了六天多,创造了当时油田钻井速度的最高记录。质量达到全优。油田指挥部决定“五一”开个誓师大会,号召大家学习铁人和他的钻井队。就在这个时候,一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5月1日天刚蒙蒙亮,铁人指挥大家放井架,他举着双手,眼望井塔,一边吆喝着,一边后退着,忽然前边的钻杆从堆上滚了下来,砸伤了他的腿,他错了过去。……好半天醒了过来,看见指导员和工人抱着他的腿哭,再一抬头,井架还没有放下来,他急坏了,对指导员说:“打仗时伤了人,你哭,你这一连人都哭,敌人来了把你们都活捉了!能哭吗?”说完,他猛一下坐了起来,喊了声:“继续放!”就举起双手,继续指挥。鲜血从他的裤腿和鞋袜上渗透出来,一个工人过来紧紧捂住他的伤口……
    但是,再有几个小时就要开大会了,领导上事先通知要铁人带着大家参加。铁人去,还是不去?工人说:不去开会,去医院!他挺着脖子坚持去开会。他说:“这是第一次万人大会,不去怎么能了解大会精神,又怎么能多打井,快打井,打好井。是腿要紧,还是出油要紧?”同铁人一样敢上刀山,敢跳火海的队员们,是了解铁人这种心情的,大家被他说服了,然后互相保证,谁也不把铁人受伤的消息传出去。
    工人们把他腿上的血洗了一下,撕下一片衬衣包扎好,想法找了一辆马车坐上去开会。到会场后,铁人才知道要号召大家学习他和他的井队!几个女青年给他披上红、戴上花,他骑上高头大马,在大家前呼后拥下绕场一周。然后,他咬着牙登上了主席台,坐在领导身旁,忍受着阵阵剧痛,满面笑容和平常人一样,但是脸上豆大的汗珠淌了下来。领导同志奇怪地问他:“老王,你怎么这么热?”
“是热哩!”铁人笑着回答。
    这时,会场上“向铁人学习!”“向铁人致敬”的口号声响彻云霄。



 

Copyright © 2007 北京天安门国旗护卫队 All right reserved . Email: aina_li@sina.com
查看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