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
首页 | 新闻中心 | 爱国主义 | 专题活动 | 图片展示 | 奥运风采 | 文学哲理 | 知识卡片 | 国旗故事 | 音乐故事 | 各级卫队 | 站长信箱
华益慰----值得托...
名家点评莫言演讲
莫言在瑞典学院的演讲...
向我们时代的行动者致...
武警部队副政委崔景龙...
“将军大爱感天地”—...
温家宝撰文回忆童年苦...
查看更多信息
闻一多及其《七子之歌》

文章来源:编辑部 录入时间:2009-4-12 浏览次数:1130
 


    20年代上半叶,刚刚从清华学校毕业的闻一多远涉重洋,到美国留学。从1922年开始,他先后在芝加哥美术学院、柯泉科罗拉多大学和纽约艺术学院学习美术,同时继续用大量的精力从事几年前就开始的新诗创作和文学研究。独居异域他邦,闻一多对祖国和家乡产生了深深的眷恋;在西方“文明”社会中亲身体会到很多种族歧视的屈辱,更激起了强烈的民族自尊心。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闻一多写下了《七子之歌》等多篇爱国思乡之作。《七子之歌》的全文是:
    "邶有七子之母不安其室。七子自怨自艾,冀以回其母心。诗人作《凯风》以愍之。吾国自尼布楚条约迄旅大之租让,先后丧失之土地,失养于祖国,受虐于异类,臆其悲哀之情,盖有甚于《凯风》之七子,因择其与中华关系最亲切者七地,为作歌各一章,以抒其孤苦亡告,眷怀祖国之哀忱,亦以励国人之奋兴云尔。国疆崩丧,积日既久,国人视之漠然。不见夫法兰西之Alsace-Lorraine 耶?“精诚所至,金石能开”。诚如斯,中华“七子”之归来其在旦夕乎? 

澳门 
你可知“Macao”不是我的真名姓? 
我离开你的襁褓太久了,母亲! 
但是他们掳去的是我的肉体, 
你依然保管着我内心的灵魂。 
三百年来梦寐不忘的生母啊! 
请叫儿的乳名,叫我一声“澳门”! 
母亲!我要回来,母亲! 

香港 
我好比凤阙阶前守夜的黄豹, 
母亲呀,我身份虽微,地位险要。 
如今狞恶的海狮扑在我身上, 
啖着我的骨肉,咽着我的脂膏; 
母亲呀,我哭泣号啕,呼你不应。 
母亲呀,快让我躲入你的怀抱! 
母亲!我要回来,母亲! 

台湾 
我们是东海捧出的珍珠一串, 
琉球是我的群弟,我就是台湾。 
我胸中还氤氲着郑氏的英魂, 
精忠的赤血点染了我的家传。 
母亲,酷炎的夏日要晒死我了, 
赐我个号令,我还能背水一战。 
母亲,我要回来,母亲! 

威海卫 
再让我看守着中华最古的海, 
这边岸上原有圣人的丘陵在。 
母亲,莫忘了我是防海的健将, 
我有一座刘公岛作我的盾牌。 
快救我回来呀,时期已经到了。 
我背后葬的尽是圣人的遗骸! 
母亲!我要回来,母亲! 

广州湾 
东海和硇州是我的一双管钥, 
我是神州后门上的一把铁锁。 
你为什么把我借给一个盗贼? 
母亲呀,你千万不该抛弃了我! 
母亲,让我快回到你的膝前来, 
我要紧紧地拥抱着你的脚踝。 
母亲!我要回来,母亲! 

九龙 
我的胞兄香港在诉他的苦痛, 
母亲呀,可记得你的幼女九龙? 
自从我下嫁给那镇海的魔王, 
我何曾有一天不在泪涛汹涌! 
母亲,我天天数着归宁的吉日, 
我只怕希望要变作一场空梦。 
母亲!我要回来,母亲! 

旅顺,大连 
我们是旅顺,大连,孪生的兄弟。 
我们的命运应该如何的比拟? 
两个强邻将我来回的蹴蹋, 
我们是暴徒脚下的两团烂泥。 
母亲,归期到了,快领我们回来。 
你不知道儿们如何的想念你! 
母亲!我们要回来,母亲! 

    这篇组诗作于1925年3月,当时闻一多正在纽约。其序辞中Alsace-Lorraine通译为洛林地区,位于法国东部浮士山脚下,普法战争中割让给德国,《凡尔塞和约》后归还。在诗中,闻一多以拟人的手法,将我国当时被列强掠去的七处“失地”比作远离母亲的七个孩子,哭诉他们受尽异族欺凌、渴望回到母亲怀抱的强烈情感。诗歌一方面抒发了对祖国的怀念和赞美,一方面表达了对帝国主义列强的诅咒。 
    1925年夏,闻一多从美国留学归国。走下海轮,诗人难以抑制心头的兴奋,把西服和领带扔进江中,急切地扑向祖国怀抱。 
    然而,等待他的,却是无边的黑暗和奇耻大辱…… 
    放眼家国故园,山河破碎,风雨如磐,豺狼当道,列强横行,祖国母亲被瓜分割占……诗人悲愤地写下了诗歌《发现》,并旋即在《现代评论》上发表了著名的爱国诗篇《七子之歌》。 
    “七子”是指当时被列强霸占的七块土地,澳门只是“七子”之一。祖国母亲被掠去的七子分别是香港、澳门、台湾、九龙、威海卫、广州湾和旅大(旅顺、大连)。 
    历史不会忘记1842年那个屈辱的8月,清朝官员卑躬屈膝,登上停泊在南京江面的英国军舰康华丽号,在荷枪实弹的英国士兵环视下签署了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份不平等条约——中英《南京条约》。条约规定中国把香港岛割让给英国,列强瓜分中国的序幕从此拉开。 
1860年,中英签署《北京条约》,英国割占九龙半岛南端;1898年,清政府被迫签署《展拓香港界址专条》,“香港的姐妹”九龙半岛其余部分划为“新界”,租给英国99年。 
    1887年,中葡签署《友好通商条约》,在明朝中叶以“晾晒货物”为名获准在澳门居留的葡萄牙人从此强据了“莲花宝地”澳门。 
    1895年,中日签署《马关条约》,“东海的一串珍珠”宝岛台湾割让日本,与她同时被割让的还有渤海湾畔的“孪生兄弟”旅顺和大连(俄罗斯帝国租借)。 
    1898年,中英签署《订租威海卫专条》,“防海的健将”威海卫租借英国25年。 
    1899年,中法签署《广州湾租借专条》,“神州后门上的一把铁锁”广州湾被租让给法国。 
到1900年,帝国主义列强已在中国土地上强行开辟商埠上百处,在10多个城市划定租界20余处。“中华七子”在英、法、日、俄等帝国主义列强的淫威下四散飘零。有一首诗代表了当时爱国志士们的心境:“沉沉酣睡我中华,哪知爱国即爱家,国民知醒宜今醒,莫待土分裂似瓜。” 
    七子尽泪下,诗人独悲歌。闻一多目睹“国疆崩丧,积日既久”,有感于神州故土“失养于祖国,受虐于异类”,“因择其中与中华关系最亲切者七地,为作歌各一章,以抒其孤苦亡告,眷怀祖国之哀忱,亦以励国人之奋兴云尔。” 
    激荡在诗行间的热爱祖国、热盼统一的浓烈情感立即在读者中引起了强烈反响。一位姓吴的青年在给编辑部的信中写道:“余读《七子之歌》,信口悲鸣一阙复一阙,不知清泪之盈眶。读《出师表》《陈情表》时,故未有如是之感动也。” 
    被列强掳去的“中华七子”,是民族罹难、国家浩劫的象征。它表明:“国弱民受辱”、“落后就要挨打”;它警示国人:“中华民族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100多年来,一代又一代的中华儿女为了国家富强、民族独立挺身而出,抛头颅,洒热血,前仆后继,上下求索,谱写了一首首恢弘壮丽的历史诗篇。 
    中国人民不屈不挠追求统一的意志汇成不可阻挡的洪流。1930年10月,中国收回威海卫;1945年,中国人民战胜日本侵略者,10月25日,日本在台湾的最后一任总督安藤利吉在台北中山堂向中国政府递交投降书,台湾从此重归中国版图。与此同时,广州湾、旅顺和大连也相继回到祖国的怀抱。 
    祖国大地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 



 

Copyright © 2007 北京天安门国旗护卫队 All right reserved . Email: aina_li@sina.com
查看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