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
首页 | 新闻中心 | 爱国主义 | 专题活动 | 图片展示 | 奥运风采 | 文学哲理 | 知识卡片 | 国旗故事 | 音乐故事 | 各级卫队 | 站长信箱
  • 国旗故事
  • 音乐故事
  •  

     

    五星红旗插上世界屋脊___西藏和平解放

    文章来源:编辑部 录入时间:2009-8-1 浏览次数:1607

     


    图:解放军进驻拉萨的先遣部队手持五星红旗走过布达拉宫广场。

        1951年5月21日,中央人民政府与西藏地方政府和谈代表团在京达成了《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简称“十七条协议”),实现了西藏和平解放。

        与历经两亿年的大陆板块聚合、飘移,最终超然崛起的喜马拉雅山脉相比,这个日子显然很年轻。但对于西藏人民来说,这个盼望却已太久太久——今年1月,西藏自治区九届人大确定,每年3月28日为“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
        “如果山中没有雪峰,哪里会有雪水流下;如果雪水未聚集成湖,用什么去浇灌庄稼。”西藏军区参谋长张斌吟诵着冰峰雪域间流传的古老民歌告诉记者,如果没有人民解放军的伟大进军,就没有西藏的和平解放。
        历史留下这样的申辩与逻辑——讲述和平,总要先回忆战争。
        “雷动风举,后发而先至。”1950年10月6日,我军剑指昌都。滔滔金沙江,见证了我军首次在高原进行大规模军事行动的辉煌——昌都战役历时十八天,噶厦政府输掉了三分之二的藏军,拉萨已是一座孤城万仞山。接下来的故事就是顺理成章了,西藏的和平解放开始了新的历程。。。。。。
    当年18军的老战士们对那场战斗并不在意,真正镌刻在他们心中的记忆,是在进军西藏路上的风雪传奇、生死征程。
        在成都军区某测绘大队的资料室里,保存着一张发黄的的“二郎山行军路线图”,图上稀疏地绘制了一些山脉曲线、一条曲折的山路、几个手写的地名注记和零星符号,这就是当年十八军进军路线。没有鹰隼掠过长风的强翅,靠的是踏破万水千山的双腿,英雄的18军边修路边进军,以平均每一公里就有一名战士献出生命的代价,在世界屋脊上创造了世界奇迹。
        透过二郎山的冷雨,仰望川藏公路万仞绝壁间依稀可辨的当年攀岩凿路的铆钉和木桩,你可以感悟到刘伯承元帅那充满深情的话语:“进军西藏是第二次长征。”
        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进藏式准备了130头骡马和牦牛,走到最后只剩下3头。他栗栗畏惧地说:直到1907年1月为止,我们对地球上的这部分与对月球同样的一无所知。
        然而,当一个美丽的称呼“金珠玛米”在西藏出现时,雪山有了五彩路,高原镶上了夜明珠。这片地球之巅的神奇土地,开始向世界展示出宝石般的光芒——第一座发电站,第一所学校,第一座机场,第一个工厂,第一条输油管线,第一家医院。。。。。。
        正是依靠这一个个“第一”,西藏迈出了“国家治乱之源,生民根本之计”的第一步。
        至1951年12月1日,西藏重要城镇和边防要地全部解放,人民解放军完成了解放中国大陆的最后一战。然而,我军巩固国防、保卫祖国的使命并没有结束。在西藏边防部队里,流淌着一个特殊的血脉群——他们是18军之子。率军入藏的18军政治委员谭冠三把自己创办的西藏第一个现代化农场亲选为安息之地,而他的儿子谭戎生就是从北京捧着父亲的骨灰上高原任职的;日喀则军分区原司令员王炳文两岁时,父亲一别就再没有回家,直到母亲告诉他“你该去陪陪爸爸了”,他才在拉萨烈士陵园“王长金烈士之墓”前痛洒下男子汉的泪水;出生在进军西藏路上的刘恒被母亲用藏袍裹在怀里,在马背上颠了6个月,他的父亲曾是运输科长,管的是骡马牦牛,而他却成了汽车团长。。。。。。今天雪域高原又传来这样的新闻——子承父业的18军后代,又开始了新的进军,许多已成为世界屋脊新一代戍边人。
        和平解放的西藏呼唤永久和平,伟大的历史进军同样在和平中延续着!



     
    Copyright © 2007 北京天安门国旗护卫队 All right reserved . Email: aina_li@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