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
首页 | 新闻中心 | 爱国主义 | 专题活动 | 图片展示 | 奥运风采 | 文学哲理 | 知识卡片 | 国旗故事 | 音乐故事 | 各级卫队 | 站长信箱
  • 国旗故事
  • 音乐故事
  •  

     

    张寒晖与他的力作《松花江上》

    文章来源: 潘玉梅 录入时间:2010-6-18 浏览次数:1412

     
        在抗日战争中诞生的著名歌曲《松花江上》令人心碎肠断,仿佛使我们看到,在阴沉天空的背景下,在逃难流亡的人群中,有人神情悲愤地唱着:“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森林煤矿,还有那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我的同胞,还有那衰老的爹娘。九一八,九一八!从那个悲惨的时候,九一八,九一八!从那个悲惨的时候,脱离了我的家乡,抛弃那无尽的保藏,流浪!流浪!整日价在关内流浪!哪年哪月,才能够回到我那可爱的故乡?哪年哪月,才能够收回我那无尽的宝藏。爹娘呀,爹娘呀,什么时候,才能欢聚在一堂?”
        但是很少有人了解这首流亡歌曲的作者张寒晖。
        张寒晖一生都在四处奔波流离。1902年他出生于河北定县,在那里度过了苦难童年与少年时代。1922年,张寒晖离乡赴国立北平艺专戏剧系,同年10月加入共青团,不久转为中国共产党员。因积极参加革命活动而受到北洋军阀反动政府通缉,曾一度被迫回乡。1928年,他再次入北平艺专,毕业后留校任教,但因与校方的艺术思想难以调和而被革职。此后几年,他一直在河北定县和西安民众教育馆,从事民众教育、大众艺术等活动。1935年,张寒晖二次入陕,投入如火如荼的抗日救亡运动之中。他排练过《鸟国》等多部爱国话剧,观众人数之多,交通常被堵塞。大家随剧情进展而群情激奋,身在剧场而人如在战场。他组织成立了20多人的“斧头剧团”,赴陕南演出,宣传抗战。张寒晖常常疾呼:“历我兵,秣我马,大家齐动员!此耻不雪,此仇不报,不活天地间!”
        1931年,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九一八事变,强占中国东北。几十万东北军撤回关内,眼看着大好河山惨遭日本侵略者蹂躏,父老乡亲流离失所,眼泪只能咽在肚子里。时间过得真快,一晃五年过去。东北军也驻扎在了西北。东北军统帅张学良亲驾飞机到延安与红军达成协议,停止内战、团结抗日。《松花江上》唱出了压抑东北军心头多年的郁闷,西安事变前后,这首歌曲迅速传遍了东北军各部。歌曲反映了全国人民抗日救国的心声,因此迅速传遍全国。国民党政府十分恐惧,给这首歌戴上“赤化”的帽子并禁止传唱。为了掩护我党的地下文艺工作者,歌曲作者的名字没有公开。所以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人们都不知道这首歌是谁创作的。在抗战初期,作曲家刘雪庵把自己从上海流亡到香港途中谱写的《离家》及《上前线》两首歌与《松花江上》编委《流浪三部曲》时,也只把《松花江上》的作者署以“佚名”。
        2006年3月29日,《文汇报》发表了阎纲的采访报道《我所知道的张寒晖》,向世人揭开了这一秘密。文章中这样写道:
        “西安事变”那天,人心惶惶。我正在南大街文献巷家门口吃甑糕,记得邻居一名国民党军官员大惊失色,藏到顶棚上不敢下来。第二天,张寒晖和几位好友来到我家,一进房门,就把我抱了抱,喜不自禁地问:“娃呀,我给你教歌!会唱《松花江上》吗?就是‘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接下来,压低嗓门吟唱起来。哥哥和着他唱,一起将全曲大声唱完。“西安事变”前夕,《松花江上》已秘密传唱开来,老师光脚踏风琴教歌,不介绍歌儿的名字,也不知道词曲作者是谁。张叔叔亲昵地拍了拍哥哥的小脑们连声夸奖道:“唱得好!唱得准!”
        叔叔们走后,父亲说:“刚唱的歌子,就是你张叔叔编的,也就是人人爱唱的《松花江上》!”他特意告诉母亲说,“西安事变”前的一天,在易俗露天剧场的“怡情见志轩”里,他们开会商讨曹禺《雷雨》的排演问题,当场推举张寒晖担任导演。正要散会时,张寒晖说,诸位留步,最近,我谱了个歌子,想让诸位听听,提个看法。接着,他低声唱了这首新歌,也就是流亡离家的《松花江上》。父亲说,这是他第一次听到这支歌,非常感人,在座的人眼睛都湿了。
        父亲还介绍说,《松花江上》是张叔叔1936年底36岁时在西安二中教书时写成的。他除了上课改作业外,每黑没白的,心思全用到写歌上。可是他小小的屋里,只有睡的、坐的和趴的地方,什么乐器都没有。问他的歌为什么一听就想家,一唱就想哭?他说:我是学家乡婆婆、娘儿们苦男人、哭儿女、哭坟呢!人越伤心越想报仇。
        张寒晖给我们哥俩教唱《松花江上》后不几天,便参加了东北军,任东北抗日学生军政治部宣传科游艺股股长兼“一二。一二剧团”团长。学兵队将《松花江上》传遍东北各军各师,飞向长城内外、大河上下,直到苏美的广播电台。
        1941年8月,张寒晖到延安,任陕甘宁边区文化协会秘书长、戏剧委员会委员等职。在“抢救失足者运动”中被错整,1946年3月11日因肺水肿恶化逝世,终年46岁,长眠于宝塔山下。
    松花江水去潺潺,一曲哀歌动地天。时至今日,一唱此歌,仍令人不禁潸然泪下。
        王汶石曾参与了张寒晖《松花江上》资料的整理和搜集整理与研究等工作,他是张寒晖在竞存中学的学生、延安时期的部下,他说《松花江上》曾被“埋没”,命名为“平津流亡学生集体创作”,在一些歌集里,写着“佚名”。在校时,王汶石等人常常问张寒晖,:“张老师,你的歌,为什么没有你的名字呢?”张寒晖总是微微一笑:“要名字干什么?”充分显示了一个谦谦君子为人处世的原则与风范。



     
    Copyright © 2007 北京天安门国旗护卫队 All right reserved . Email: aina_li@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