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
首页 | 新闻中心 | 爱国主义 | 专题活动 | 图片展示 | 奥运风采 | 文学哲理 | 知识卡片 | 国旗故事 | 音乐故事 | 各级卫队 | 站长信箱
三个升旗手——来自武警上海总队国旗班的故事

文章来源: 江震中 徐连宗 录入时间:2007-8-15 浏览次数:2011
 
    这是一个定格的画面:国旗杆下,升旗手挥动右臂,漂亮利索地划了一道弧线,“刷”的一声,五星红旗迎风展开,缓缓升到国旗杆顶,飘扬在共和国的蓝天里……
    这是一个动人的场景:随着升旗手的这一“甩”,多少人驻足,注视着缓缓升起的国旗,感受这神圣庄严的一刻。
    大家习惯把升旗手的这个动作称为“甩旗”。看似简单的一个动作,升旗手却要成千上万遍地练习。在升旗手的心中,这早已超出了动作本身,其中凝聚了他们对国旗的热爱,对祖国和人民的无限忠诚。
    国庆节前夕,我们走进武警上海总队国旗班,找到3名升旗手,把他们背后鲜为人知的故事讲述给大家听……
    1  每天“甩旗”一千多次的张耀良
    1995年初,上海市决定在人民广场举行升旗仪式。5月,武警上海总队组建国旗班,担负升降旗任务。7月3日清晨,国旗班第一次将鲜艳的五星红旗在人民广场升起。担任升旗手的就是张耀良,他荣幸成为第一任升旗手。
    看到身高1.81米的张耀良,他第一句话就自豪地说:是国旗改变了我一生。
    张耀良是从新疆阿克苏返沪的知青子女。1995年4月,已是上等兵的他听说要组建国旗班,心里就琢磨:如果能进入国旗班,当一名升旗手该多好啊。
    张耀良记得,那是一个晴朗的上午,支队机关的同志将中队全体战士集合,下达了一个特殊的口令:1.78米以上的出列!小张预感是为了组建国旗班来挑选人员了,他心情十分激动,凭自身的条件,有希望进入国旗班。随后是队列军姿考核、面试,一关接着一关,人数从75到60,从60到30,从30到10。每一次考核,张耀良都会紧张得手掌里直冒汗,然而,让他高兴的是,他成为了国旗班的一员。
    在国旗班,最苦的数升旗手。升旗手是国旗班的“魂”,是最引人注目的“亮点”。小张成为了国旗班组建后的第一任升旗手,受领任务的那天,他既感到激动,又感到更多的是压力。甩旗是升旗手的基本动作,甩不好,就会影响升旗的速度、美观度,为了练好这一动作,他每天都练上一千多次,有时胳膊肿得穿衣服都困难,手臂抬不起来。
    在升旗动作中,有一个动作是掌旗手将国旗交到升旗手的手中。这个动作做不好,旗杆就会倾斜。于是,小张和掌旗手韩全峰对着镜子练交接,正面对着练,侧面对着练,直到做到熟练才休息。
    天道酬勤。凭着小张的出色表现,他被任命为国旗班第一任班长。7月3日,在千余人的注目下,他和战友第一次把五星红旗升起在人民广场的上空。望着猎猎飘扬的国旗,看到周围群众那关切的目光,张耀良感到特别自豪,深知肩上的责任更重了,并暗下决心:一定要带领好这个特殊的团队。那一年,国旗班荣立集体三等功,他个人荣立三等功,10名战士全都评为优秀士兵。
    2  一专多能的张云琛
    在国旗班,升旗手、掌旗手、护旗手各司其职,一般情况下不搞“一专多能”,但张云琛是个例外,他既当过掌旗手,也当过升旗手,而且做得特别优秀。
    入伍前,张云琛是一名乒乓球运动员,和现世界排名第一的王励勤是队友。15岁那年,他到宝岛台湾参加比赛夺得冠军。站在领奖台上,当五星红旗庄严地升起在赛场上空之时,他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同许多同龄人一样,他怀着对警营的向往和报国的赤诚之心,穿上军装并成为国旗班的一员。但是张云琛万万没想到,国旗班的训练不仅辛苦,而且枯燥、乏味,他对自己的未来几乎失去了信心。就在这时,退役的张耀良找他谈心,讲国旗班的传统,还给他讲述了升国旗、爱国旗、爱岗位、爱祖国的故事。从此,他深深懂得了作为一名旗手的真正内涵。
    为了当一名优秀的掌旗手,他付出很多。上海人民广场前每天升起的五星红旗,规格与天安门广场上升起的国旗相同,旗长5米,宽3.3米,杆长3.5米,重约10公斤,又圆又滑,扛在肩上很难把握。张云琛说:“刚扛国旗时,我连站都站不稳,更不用说行进了,旗一上肩,身体变形,左肩高于右肩,腰也挺不直。于是,从那以后我在背后绑上木制十字架,扛着国旗,对着镜子练站功,一站就是3个小时。”
    1998年7月2日,时任美国总统的克林顿来上海访问,安排在当天下午6时左右参观上海博物馆。而此时,小张由于感冒发烧正在打吊针,中队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旗手降旗,正在中队干部着急之时,职业的敏感提醒了小张,他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拔掉了针头,决定去降旗。小张穿好衣服,整好警容,和战友们一起消失在茫茫的大雨之中。由于两天的高烧,在旗台上他头昏眼花。当护旗手将湿透的国旗扎好连同国旗杆交给他时,他感到旗子又重又滑直往下坠,但他脑子里飞快地意识到这是不允许失误的特殊任务,如果出现差错,那后果绝不可想象。
    他不断地警告自己,并用平时训练中的标准动作迅速地把即将松开的左手指,深深地抠进右手的手背和手指上,稳稳地将正在下滑的国旗重新固定在肩上,扛着国旗坚定地走下了旗台,此时总统的车队正好从旗台前经过,车队有意放慢了速度,向雨中的国旗班战士们鸣响了汽笛。
    后来,张云琛又担任了升旗手。他刻苦钻研,设想了很多种有可能发生的情况及处置方案,并进行针对性训练。为防止可能出现的机械故障,他还带领全班人员仔细摸索,利用晚上时间,在旗台下反复数着齿轮故障来计算机器旋转的速度,摸索出了“机械脱挂法”等排除故障的方法。
    3  精益求精的张滨
   从市政府贵宾通道到旗杆座下,40个正步,多一步不行,少一步也不行;每一个正步步幅75厘米,多一厘米不行,少一厘米也不行;国旗升到旗杆顶端的时间是1分24秒,多一秒不行,少一秒也不行……
    这些精确的数字背后,是国旗班的战士永不停止的训练、计算,精益求精。现任升旗手张滨就是这样的人。熟悉他的人说,他喜欢练功。张滨笑笑说,那可是国旗班战士的基本功。先是站功:双腿绷直,头顶砖头,衣领边扎上大头针,身体稍一变形,砖头就会掉下来,一站至少2小时。再是腿功:腿弯处捆上竹签,地上打上75厘米的格子,上面拉上离地25厘米的绳子,就这样练就正步走。还有眼功:特意迎风站立,睁大双眼,眼泪顿时顺着脸颊往下流,两眼发麻、发木,最后什么感觉也没有了。等意识到要闭眼了,眼皮都不听使唤了,用手揉搓好大一会儿才能恢复知觉。最后是睡功:国旗班的战士都不用枕头,脑袋挨在硬邦邦的床板上,是为了保证背不弓,体形优美。
    在5年的军旅生涯中,张滨经历了不少,特别是在国旗底座上也会有一些突发事件,他必须具备良好的临场反应能力。记得在一个冬天傍晚降旗的时候,气温达到零下5摄氏度,国旗底座上已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就连国旗上也覆盖着一层霜。在这种情况下,要在旗台上站稳都难,更不用说要做出一系列高难度的动作了。当时的国旗又厚又重,而且他的手已经冻得僵硬了,打旗时每打一下都伴随着一阵剧烈的疼痛,此时张滨心中唯一的信念就是“护卫国旗重于生命”。最终他还是战胜了自我,顺利地完成了这次降旗任务。当他回来时,手套上已经是血迹斑斑了。
    作为班长,张滨还经常参加社会上的公益活动,如大、中、小学的升旗仪式和各种体育运动会的开幕典礼升旗仪式,经常深入群众,宣讲国旗的历史、知识以及有关法律规定。从1995年至今,国旗班先后接待大、中、小学校和企事业单位进行爱国主义教育793次,宣传国旗知识648次,担负上海重大临时性升旗任务1028次。发挥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作用,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培养升旗手,组织军训,并与各区大、中、小学校都建立了联系,共同开展爱国主义教育活动。国旗班先后荣立过集体二等功1次,集体三等功9次,国旗班的每名战士都是优秀士兵。

    相关链接
    迸发爱国情怀的升国旗仪式
    上海人民广场的升旗仪式沿用我国第一套升旗仪式,即3人升旗仪式。遇有重大节日或活动,有武警军乐队演奏。
    1982年12月28日,原武警北京总队第六支队十一中队五班进驻天安门,担负天安门广场升降和守卫国旗的光荣任务,并创建了我国第一套升旗仪式:升旗队列由三人组成。中间一人擎旗,左右各一人护旗,佩带手枪、走正步,升旗时奏国歌、行军礼。1983年3月1日,他们用这个仪式升旗,并成为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节目的片头。
    1991年5月1日,“天安门国旗班”扩建为“天安门国旗护卫队”,完成由3人升降国旗仪式向36人升降国旗仪式的改变。
    2004年6月起,天安门广场国旗升降旗仪式作出新的调整,每月1日举行升旗仪式时,由武警天安门国旗护卫队36名官兵和武警军乐团62名队员共同担负,武警军乐团现场奏乐;其他时间举行升降旗仪式,由武警天安门国旗护卫队36名官兵担负,播放国歌录音。
    经过20多年的延续,升(降)旗仪式已成为首都的一大人文景观,成为接受爱国主义教育,激发民族精神的一种特殊形式。
    踢正步时,脚尖离地面25厘米,多一点不行,少一点也不行。第三任升旗手葛树勇在帮战士纠正动作
    人民广场上庄严的升旗仪式,升旗手张云琛正在升旗
    第一任升旗手张耀良正在进行训练
   现任升旗手张滨正在组织国旗班战士进行交接旗训练        



Copyright © 2007 北京天安门国旗护卫队 All right reserved . Email: aina_li@sina.com